死刑犯的一天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 瀏覽:152次 評論:0條 2012-02-27 15:45:28
我們倆都在死刑號里,都在死囚鐐銬的伴隨下等待著法院的判決。

    死刑號里關押著的都是一些有極大可能性被槍決的人。隨著厚重鐵門哐當的響聲,我的人生踏入了另外一個不為人知的世界,迎面而來的那股令人窒息的陰冷的氣息讓自己從心底不寒而栗,在以后的許多年里每想到那一刻都讓自己感到恐懼。號里加上我一共八個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一方“天地”,相互之間很少有交流,不管白天還是黑夜,有的只是死一般的沉寂,把人壓抑的想要瘋狂。號里睡覺的地方是一方水泥面的“大炕”,晚上的燈光使號里如同白晝,死刑號里的人很少睡覺,或者根本就不睡,每個人都是孤獨的,都帶著一張冰冷的面孔*在墻上,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對一切的反應顯得是那么的遲鈍,那感覺就像一具沒有了靈魂的僵尸。第一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我突然間發現了一件事情,號里的另外六個人躺下的時候*的很近,而剩下的那個則孤零零的在另外一邊,當時自己沒有多想,其實也沒有心思去追問為什么,就這樣隨意的躺了下來。孤零零在另外一邊的那個人就是大軍。


    隨后的日子里,我積極的想同他們建立一種正常的溝通,可惜的是我總是以失敗而告終,沒有一個人愿意多說一句話、多做一件事。就那么靜靜地坐著,剛開始自己很不適應這種氣氛,總有一種想要瘋狂的沖動,也許自己鋼鐵般的意志和優秀的心理素質就是在那個時候形成的吧,隨后的日子,我慢慢接受了這個環境,也許是同在一個號了久了吧,慢慢的我對其他幾個人也有了了解,偶爾我們還會聊上幾句,就是在那個時候我知道了大軍的事。號里知道大軍犯罪事實的人沒有不罵他該死的,就連一向自認為是壞人中的壞人的“波子”,都說他罪有應得死有余辜,更何況那被他殺死的四條生命,最后一次他想要殺的人也是一個女孩,女孩剛滿二十二歲,可就在她剛滿二十二歲的那個晚上,大軍潛入了她的宿舍,將女孩強奸后,想要殺死她的時候,女孩的室友及時的出現救了女孩一命,女孩雖然沒死卻身中五刀,落下了終身的殘疾,而已經惹的天怒人怨人神共憤的大軍,就在那個夜里落入了法網。自己想如果在沒有進來前讓我遇到大軍,我會毫不猶豫地用槍打他個滿身窟窿,就是為此坐牢也甘心,那一個個無辜的女孩太可憐了,就連一向愛惹是生非,自認為也算心狠手辣的自己,和大軍比起來,卻顯得那么的“高尚”。


    也許是因為帶著特制的手銬和沉重的腳鐐的關系,這么多天了自己沒有睡過一個安穩的覺,現在對自己來說最困難的也許就是洗澡了,號里一年四季都是洗涼水澡,洗澡的時候因為帶著手銬腳鐐的關系脫衣服和穿衣服就成為了一門“學問”。我帶的鐐是最小的那一種,因為怕把手腕和腳腕磨傷,所以在手銬腳鐐上自己都纏上了布條。號里的人如果打架的話,就會被提出去“溜鐐”,號里的鐐分為大中小三種,如果是帶著大鐐進行溜鐐的話,保管你三十米的距離走不上一趟腳腕就會被鐐圈上尖銳的凸起磨的血肉模糊。大軍的鐐銬是號里最重的那種,而且他的手銬和腳鐐都是用鉚釘鉚死的。


    一審下來了,看著判決書自己的眼淚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從死亡的陰影中走過后,自己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是那么的美麗,那么的溫暖,明媚的陽光,雨后清新的空氣中彌漫著的淡淡的泥土氣息,就連那個充滿了異味顯得無比陰冷的死刑號,也給了自己真真實實的親切。看著拖著沉重腳鐐在室內走來走去的大軍,我知道他的一審肯定是死刑,真正屬于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當一個人知道自己沒有了再活著的機會后,在絕望中大軍變得異常狂躁,不時的嚎叫,表達著對生命的不舍之情,但有時他也會異常的安靜,除了吃飯、睡覺,總是一個人靜靜地坐在墻角,或看著自己的腳鐐發呆,或是將頭依*在墻上閉目沉思,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從知道了大軍的事以來,我就沒有給過他好臉色,要不是鐐銬纏身,真想給他幾記“老拳”讓他嘗嘗,或許是他知道我有時故意找他茬,也或許是強奸犯本身的“軟弱”,使他處處讓著我,因為號里的人最瞧不起的就是強奸犯了。雖然從一審下來后就沒有和大軍說過一句話,但從他的面部表情和眼神中我能看出來,他無心或者說他不愿招惹我。也許是因為對未來失去信心的緣故,我也沒什么心思再去找他出氣,望著號里其他幾個生死不明的人,擁有的只是沉默。接下來的幾天里號里陷入了一種死沉沉安靜中,靜的讓人心慌,讓人恐懼。


    大軍始終固定著那種標準的“坐以待斃“姿態,但有時也有例外,那就是當另外的號里暫時往死刑號里調號的時候,他總要問問外面的事情,特別是同是一個區的人,他更是“關心”,大多數的人看見他那身疙瘩肉和叮當作響的鐐銬都會乖乖地將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訴他。我和大軍的沖突,就是由一個調號犯引起的,那天進來了一個調號犯,而恰好這個調號犯同大軍沒有殺死的那個女孩是一個區的,我坐在墻邊迷迷糊糊地想著心事,而隨著調號犯的聲音越來越大,說的海闊天空,而且還提到那個無辜的女孩的時候,不知為什么,我的心頭竄起了一股怒火,我睜開眼睛,狠狠地瞪著他們,兇狠的地吼道:“閉上你們的臭嘴,是不是吃飽了想挨揍!”調號犯見我發了火,嚇得立即噤了聲,大軍一愣,隨即也怒形于色“別自己找不自在,都是要死的人了,嚇唬誰呢!”“跟你這種狼心狗肺滅絕人性的人在一個號里是一種悲哀,你如果再敢提以前那些沒人性的事,我就豁出去“溜鐐和電療(用高壓電警棍過電)也讓你滿地找牙”看到我真的急了,大軍一下子沒了詞,神色也驟然變得沮喪,“你不是想知道那個女孩怎么樣了嗎?過來我告訴你”,號里的人都聽出了我話中的調侃,大軍卻信了,他拖著腳鐐慢慢地向我挪了過來,當他走到我眼前的時候,我猛地舉起戴著銬的雙手狠狠地砸在了他的頭上,他一個趔趄倒在了地上,當剛想要撲上去的時候,號里的其他人從后面緊緊地抱住了我,我吼叫著、掙扎著,這個時候值班武警咔咔咔的拉上槍栓跑了過來:“460、527你們在干什么”,武警隔著鐵窗大聲的喊著,我無言以對,只是用仇恨的眼光死死的盯著大軍,“報告政府,我牙疼的厲害,剛才讓460給我揉了揉。”“都老實點,少給我耍花樣。”看看也的確沒有什么特殊情況,武警才離開了窗口。當時我一愣,沒有想到挨揍的大軍會幫自己解圍,盡管如此我仍未減輕對他的鄙視和厭惡,我坐在鋪上,沒有理他,大軍看了我一眼,神情懊喪地哐啷、哐啷地提著腳鐐回到了他原來的角落,將頭埋在膝蓋里不知在想些什么,一連幾天,號里除了此起彼伏的鐐銬聲,就再也沒有聽不到其他的聲音。


    死刑號里沒有白天,黑夜,時間在里面沒有任何的意義,雖然時間對于號里的人來說是那么的珍貴,恨不能一秒能當作一小時來過。透過窗欞看著外面漆黑的夜幕,我知道又是一個夜晚來臨了。閉著眼睛躺在冰冷的鋪上,我感覺不遠處的大軍在有意識的向我挪進,心中突然間緊張了起來,不會是因為白天的事情想要報復我吧,“咱們談談吧!”離我已經很近的大軍對我說,心情隨即一松,可自己卻沒有理他,“兄弟,我知道你沒睡,也知道你打心眼里瞧不起我,其實,說心里話我也瞧不起自己,我知道我該死,但愿我的死能對她們有所補償吧,你想揍我就狠狠地揍我一頓吧!我絕不喊。”聽著他婆婆他*的敘述,忽然間我聽到了他嗚嗚地哭聲,我的心一時也沉重起來,“兄弟,你別介意,我流淚,是因為我高興,做了她那起案子后,我就一直希望能好好的挨頓揍,前幾天你那一銬子把我打醒了。唉,現在還能挨打多幸福啊!過不了多長時間,我就要走了,那時候就是想挨打,也打不成了……斷斷續續地聽著大軍的話,我的心情復雜極了,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所以我選擇了沉默。這個時候的大軍已是泣不成聲,是的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過程和良心的譴責,面對一步一步逼近的生命終點,我找不出任何語言來安慰大軍,也無法安慰自己。


    也許是知道自己已經時日不多,那天夜里大軍說了一夜的話,我也因此知道了大軍的身世。大軍有一個殷實的家庭,卻從小沒有了母親,父親因為常年經商,對他疏于管教,七歲的那年父親再婚,他有了后母和一個比他大一歲卻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姐姐,他從心里討厭闖入了自己家庭的所有人,因為父親的不常回家,后母成了這個家唯一的“權利執行者”,他和姐姐經常的因為一些小事而發生爭吵,而后母卻總偏袒他的姐姐,如果他敢頂嘴則會換來一頓打,后母還經常在父親的面前告狀,訴說大軍的種種錯誤,每一次父親都會用嚴厲的口氣來教訓他,經過無數次的反抗,仇恨的種子,在那顆幼小的心靈里深深地扎下了根。那時的大軍只希望自己能快點長大,擁有自己的力量,去懲罰那些敢于欺負自己的人。畢業后因為和父親關系的決裂,大軍徹底走向了社會,帶著那顆扭曲的心靈展開了一次又一次的報復行為,第一個被她殺死的就是他的后母,因為幾次沒有機會對姐姐下手,他將仇恨的目光瞄準了那些姐姐的同齡人。其實,當殺死了自己的后母以后,他就已經陷入了瘋狂之中,那控制不住地想要殺人的沖動使他將罪惡的雙手伸向了一個又一個女孩,而他最想殺死女孩就是他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姐姐。也許是天意,姐姐同宿舍女孩的及時出現救了她一命。而他也在那天晚上落入了法網。


    從那天晚上后,我沒有說過一句話,感覺自己心里好亂好亂,號里還是那樣的安靜。是的,大軍是該死,就是將他槍斃一千次、一萬次也無法償還他所背負的罪惡,也無法安慰那五個生命的在天之靈,可是我想如果繼母待他親入己出或者說他的父親能及時給于他幫助,或者說其他長者能及時的給于他關心,又或者他的老師能及時的給于他教育,而這個社會能給他及時的給于他指導,給他一個溫暖的環境,大軍還會是這種結局嗎?還會發生這樣的悲劇嗎?


    兩天后,大軍接到了高法的終審判決。上午十時,大軍被執行了槍決。一個罪惡的靈魂在這個世界消失了。也許他在另一個世界找到了她的母親,但愿他在來世能做個好人……

(24)
 
(0)
 
發表評論

評 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表  情:
內  容:

推薦經典有緣文章
經典有緣 TOP 20
相關主題
体育彩票泳坛夺金